三成法国育龄女性不生了,伴侣无权发言!新研究:终身无孩真香,有孩族后悔?

欧洲时报内参 2023-05-01 15:44:38
  • 0
  • 61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如今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丁克,可他们总能听到“你老了会后悔的”等类似言论。但2023年4月调查显示,正好相反,无孩人群在余生中不后悔,有孩人群却希望改变部分人生片段。

01 法国女性进行永久性绝育手术

“我一直都不想生孩子”,一想到怀孕就惶恐,克劳迪(Claudie)反复进行验孕检测。 并且“它已经影响到了我的爱情生活”,喜欢旅行的克劳迪有自己的梦想,但肯定不是在产科病房里。34岁时,她向医生求助,却被医生反对说“太年轻”。等待了四年后,她终于完成了输卵管结扎手术。对于她来说,这是一种解脱。


 在联合国的预测中,全球人口在本世纪中将达到97亿,然后继续增长至2080年达到104亿的峰值,然后至本世纪末只会“稍微下降”。(法新社图)


30岁的萨拉(Sara)也是不生一族,她表示,“把孩子留在一个人口爆炸的星球上,似乎是个非常鲁莽的选择”。她想追逐自己的梦想,不想被“母性侵蚀人生”。

28岁时,萨拉完成了绝育手术。“我是家中的独生女,当我告诉母亲我的决定时,即使她不能完全理解我,但她支持我的选择”,“和我关系密切的亲友们也支持我的做法”。“但在不太亲近的关系网中,我感觉我受到了审判,就好像我做了一件让人感到震惊的事情。可这是我的身体,一切都由我自己决定”。


 理论上,男性结扎是可逆的。但90%的医生会拒绝为40岁以下的人做这样的手术。2001年的法律允许成年男性在“自由、有充分理由及深思熟虑”的条件下,申请绝育手术,并且必须等待4个月的冷静思考期。(法新社图)


卡米尔(Camille)也很清楚自己不适合做母亲。这位居住在斯特拉斯堡的学生从16岁开始思考生育问题,“我不是一夜之间做的决定,这需要时间”。她解释说,文学滋养着她的内心,并从文学作品中发现“没有生儿育女的女性也在承担母亲身份的重担”。

当时,她通过皮下埋植剂避孕(在使用者大臂内侧埋植释放激素的硅胶囊管达到避孕的效果)。“但由于她无法承受其副作用,便开始寻找其他无激素的避孕方式”。并且由于健康原因,铜宫内节育器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。

2021年4月21日,卡米尔如愿完成了双侧输卵管结扎,她表示,“(在许多人眼中,)女性生育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不生孩子就成了不正常的表现。”“生孩子不在我的人生计划之中,但我却被不断地告知你不是这样的”。有人将女性绝育与童年创伤联系在一起,甚至与“不检点”关联起来。

02 绝育“一个人的决定” 

根据2019年联合国的数据,输卵管结扎术是全球最常见的避孕方法之一,但只有4.5%的法国女性通过这种方式避孕。


 越来越多的法国年轻人已踏上了主动绝育的道路。而且,年轻男性显得比过往更“积极”:2021年,由医保报销的男性输精管结扎手术数量,第一次超过了女性输卵管结扎手术。(法新社图)


2020年法国医保局(Assurance maladie)的数据显示,17998名女性进行了输卵管接扎手术,其中包括不少未生育过的年轻女性。同时,根据法国公共卫生局(Santé Publique France)的晴雨表,2016年,只要有2.5%的30岁至35岁女性结扎。

尽管自2001年7月起,法国向所有成年人开放永久性生育控制措施,即输卵管结扎术和输精管结扎术。但无论对于有孩母亲,还是无孩女性来说,可能面临无数难题。

据媒体报道,有些女性需要等待数年才能完成绝育手术,还有一些女性辗转“十余名妇科医生”寻求绝育手术。但法国国家妇产科学院(CNGOF)秘书长科利内(Pierre Collinet)表示,在任何情况下,妇科医生都不能要求对求助女性进行“心理调查”,也不能“询问其伴侣的意见”,”这是女性一个人的决定,而不是伴侣双方的决定“。

03 无孩人群不后悔丁克

根据2022年法国公共舆论研究所(Ifop)与法媒ELLE杂志开展的调查,30%的法国育龄女性决定终身无孩,与个人发展、生态环境、经济状况、家庭原因等因素有关。

重要的是,与早些年相比,法国女性的生育观念越来越开放。相较2022年30%育龄女性决定终身无孩,在2006年法国公共舆论研究所的调查中,只有2%的法国女性表达了终身无孩的愿望。

尽管生育观念在变迁,但针对终身无孩人群的批评声依旧猛烈,他们经常会被告知,“不生育孩子,老了会后悔的”。


 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(Insee)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2年法国出生人口数创下了二战以来的历史新低,居民数增长主要依靠移民。(法新社图)


虽然2023年4月5日发表在科学期刊《PLOS ONE》上的报告证实了无孩人群“被社会排斥、被污名化”的事实,但这项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专业的研究调查显示,与“后悔”言论相反,无孩人群在余生中并不会后悔。

研究报告的联合作者尼尔(Jennifer Watling Neal)表示,没有证据表明,无孩人群后悔生育决定。“事实上,年长的有孩人群更希望改变人生中的一些事情”。

调查人员分析“在生命最后几年中,有孩和无孩人群是否有不同程度的遗憾”后总结出,在70岁及以上年龄组样本中,与无孩人群相比,有孩人群的遗憾更多。

其实,“许多无孩人士,早在最佳生育年龄阶段就已经做出了决定”,研究团队补充说,“大多数的无孩女性在30岁之前就决定此生与母亲身份无缘”。无孩决定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,“但基本与年龄、受教育程度、收入无关”。即使有人改变主意、不再做丁克,但比例较低。

04 呼吁自愿终止妊娠假

29日,包括律师、记者、公司老板在内的32名法国女性通过《星期日报》署名呼吁为自愿终止妊娠(IVG)的女性提供休假。


 《星期日报》报道截图。


她们表示,法国信息数据职业工会(Syntec Numerique)的社会合作伙伴已签署了为自愿终止妊娠的女性提供两天假的协议。家乐福集团也为员工提供三天休息时间,允许这些女性“不因休病假而扣薪”。

呼吁者们表示,合法化近50年后的今天,自愿中止妊娠仍被认为是“一个颠覆性的事情”。但事实上,堕胎涉及三分之一的女性,设立专门的休假是对女性合法终止妊娠的肯定。“我们希望我们的女儿、孙女能够不再因堕胎感到羞耻,也不再因此失去报酬”。

(欧洲时报/清清 编译报道)


评论 (0)

请 登录 后参与评论
最少输入10个字